2022金馬影展 │ 影人講堂:宮本信子 文字紀錄
2022-11-12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日期:20221112日 /《蒲公英》映後

地點:台北信義威秀

講者:演員|宮本信子、日本伊丹製作公司會長|玉置泰

主持人:楊元鈴

口譯:吳奕倫

文字紀錄:張少妤

攝影:林軒朗

0601電子報Bar

楊元鈴:宮本信子女士和伊丹十三導演最早其實是在1965年 NHK的連續劇就開始合作,伊丹導演在拍《葬禮》之前是非常有名的演員,當時與宮本女士是以演員的身份進行合作,像是大島渚的《日本春歌考》等等。我想請教宮本女士與伊丹導演一開始以演員身份合作,後來則是以導演身分,從演員到導演、以不同身分與伊丹十三合作有什麼感想?

 

宮本信子:非常謝謝各位今天來到這裡!誠如剛剛主持人所說,我第一次與伊丹導演共同演出的就是NHK的戲劇作品《我的家人》,當時我住在名古屋,因為想當女演員才來到東京。那時還沒有新幹線,我是搭夜行巴士去東京的,可以在NHK演出真的很幸運。

 

當時我年紀還很小,高中也才剛畢業,初到東京又演了NHK的戲,而伊丹導演那個時候剛拍完一部國外的作品《北京55日》回到日本。我一看到他就覺得他非常英俊瀟灑又華麗,衣服也很時髦。他在白天吃午飯時就開始喝啤酒了,這在當時是會被罵的,因為違反了拍攝規則,但他還是非常的隨意。我對他的印象,就像是從異世界、另外一個星球來的人物一樣。

 

我覺得伊丹導演是一個難以靠近的叔叔,但當時NHK的導播和伊丹導演就在打賭「誰能先約到宮本信子喝茶」。那位導播後來就放棄了,因為當他邀我時,我會說:「我今天要背台詞,所以沒有辦法。」但伊丹導演真的非常難纏,無論我如何找理由,他還是會鍥而不捨地來約我。

 

楊元鈴:這就告訴了我們追求真的要堅持不懈,而且很感謝伊丹導演的追求,才會有後面十部這麼精彩的合作。那回歸電影,他們兩位第一次合作的《葬禮》,其實也是伊丹十三第一部擔任導演的片子。這部片我知道好像是參加了宮本女士自己父親的葬禮之後拍的,裡面也有一些真實的感受,可以跟我們分享當年拍攝時的經驗,以及第一次和伊丹導演從演員合作變成導演合作的經驗是怎麼樣的嗎?

 

宮本信子:在拍攝《葬禮》之前,因為我和伊丹導演都是演員,當然都希望有好的作品來找我們演出,希望能得到好的劇本,但遺憾的是真的都沒有好的作品來找我們。誠如主持人所說,當時我父親突然就過世了。伊丹導演在參與父親葬禮的過程中,看到一些非常有趣且獨特的事情,他看到大體在火葬場被燒掉並冒出煙的樣子,就覺得這真的可以拍成電影,很有電影感,感覺好像小津安二郎的作品一樣。

 

當然故事就從那個情況下開始了,伊丹導演開始寫劇本,但是劇名《葬禮》被覺得非常不吉利,所以遇到了許多阻礙。伊丹導演想說:「都沒有人要來幫我,那我就自己來。」所以盡量花自己的錢,盡可能地省錢,《葬禮》的場景就在我們家裡,片中的小孩就找我們自己的小孩來演,片中的貓咪也找我們自己的貓咪來演,盡可能去節省製作的費用,《葬禮》也就這樣慢慢地開始了。

 

當時唯一願意出錢幫助我們的就是我隔壁這位玉置泰先生,他的本業是在愛媛縣松山市有一間甜點公司,之前玉置泰先生曾在日本的電通廣告公司工作過,也因此和伊丹導演結緣。所以之後玉置泰先生、宮本女士與伊丹導演三人就成立了公司,也就這樣一直合作了十部作品。

 

玉置泰:我剛剛也在現場與各位一起觀賞了《蒲公英》,看到大家對於片中的橋段樂在其中的反應,我真的非常感謝各位對這部作品的喜愛,也實際感受到大家對這部電影的熱愛,真的非常感謝。

 

楊元鈴:我們也要謝謝玉置泰會長,要不是當時甜點店的投資、後續也就沒有這樣的三人完美組合以及這麼多精彩的作品。接下來還是想要請教宮本女士,我們這次看到很多影片,不知道現場觀眾會不會和我一樣覺得伊丹導演對演員很嚴格,拍每一部片都要研究一種職業,煮麵就要從學徒開始、《女稅務員》讓我覺得台灣要是也有這樣的稅務員就不會這樣了。《超市之女》、《民暴之女》,每部片都讓我們覺得那個角色真的就是那個樣子。想請教這些角色當初在伊丹導演的創作上是怎麼去設計的,包括她們的造型、個性要怎麼去描繪和詮釋?

 

宮本信子:伊丹導演在寫劇本的過程中,我身為他的妻子當然也會看到一些過程,但我不會在他寫劇本的過程去干涉太多。詮釋角色當然都是照著導演的劇本,因為他寫的劇本很詳細,就照著他寫的方式去演。他每次寫完劇本就會跟我說:「這是我給你的禮物。」我也會非常高興,感覺就像真的收到很棒的禮物一樣。當時在日本很多的戲劇作品中,女主角都是非常純情、安靜的,好像當時對日本女性的印象也都是如此。但是伊丹導演寫出的女性都非常勇往直前、很努力地與男性對抗。我自己覺得這或許可以改變日本電影的一些現況,所以我真的非常喜歡他的電影,能演出這些角色真的非常幸運也很幸福。

 

楊元鈴:我們也非常幸運能看到她詮釋這麼多不同的人生。我好奇的是有沒有哪個角色對宮本女士來說是詮釋上比較困難的?比如說像是《鴻運女》中要演藝伎,或是《民暴之女》要與黑道對抗?

 

宮本信子:其實我覺得最辛苦的角色還是以我自己本身為雛形的《葬禮》,因為是根據實際發生的事情改編、太貼近現實了,所以當你要去塑造這個角色、對角色產生一些想像時,我會比較難做到,所以當時我真的非常非常緊張。同時這也是伊丹導演的第一部作品,所以他也很緊張。

 

但導演非常貼心,有看過《葬禮》的觀眾們應該有注意到我在裡面有跳一首類似藝伎的歌曲,當時伊丹導演很貼心地把那場戲拿到一開始來拍,因為這是我擅長的事,也增加了我的信心。

 

楊元鈴:大家都知道伊丹導演的作品都是比較黑色幽默的,但內容其實反映了對日本社會、階級上非常深厚的探討和刻畫。我這個問題想請教玉置泰會長,因為他也長期與伊丹導演合作,透過這些影片,伊丹導演希望帶給觀眾的社會觀察或社會省思是什麼?如果宮本小姐想補充的話也非常歡迎!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玉置泰:其實主持人提到的問題對我來說非常困難,伊丹導演常常在思考「現在日本人的狀況是什麼」?他的作品都是以這個基調去創作,同時也會去關注一些社會現況,從社會的現況去找出他有興趣的東西,然後把它寫成腳本、拍成電影。

 

比如說稅金的問題,因為拍《葬禮》有被課一些稅,所以伊丹導演就想說稅金的情況是如何呢?他去做了很多的調查,因此就有了《女稅務員》這部電影。同樣地,當時在日本,黑道與警察的關係非常糾葛,甚至影響到市民,後來還推出了「暴力團對策法」。伊丹導演也注意到了,他對這個很感興趣,也去做了很多收集資料的工作,因此才有了《民暴之女》。所以他都是從自己有興趣的東西著手、收集資料,再拍出作品。

 

我們再拉回26年前的日本,當時的薪水沒有上漲、但物價卻一直上漲,所以就出現了很多可以買到便宜東西的超市等等。伊丹導演注意到後也做了很多功課,拍出了《超市之女》。但如果只是以超市為主題拍出一部電影的話,對伊丹導演來說是不太有趣的,所以他把主角設計成一名女性,由女性來詮釋超市裡的點點滴滴。也因為有宮本女士的演出,與伊丹導演合作了各式各樣的演出,才會有這麼多精彩的作品出現。

 

宮本信子:伊丹導演讓我最佩服的一點,就是他很擅長把這些社會問題用娛樂的形式表現出來,伊丹導演常常跟我說,他拍電影最重視的有三件事:「第一是讓人嚇一跳,第二是讓人覺得有趣,第三是要讓所有的人都能夠看懂這部電影。」即使今天是住在鄉下的老婆婆,她來看這部電影都能知道這部電影要表達、討論的是什麼,這也是伊丹導演一直都把電影拍得這麼有趣的原因,當然這裡面牽扯到很多的現象、問題,但導演始終都能把它轉化成娛樂作品,這也是我非常喜歡他的電影的原因之一。

 

楊元鈴:我們剛剛討論了前面幾部作品,就像宮本女士講的,《葬禮》有很豐富、從個人生命出發的內容,很多人都把《大病人》跟《葬禮》相互對照,因為有一點伊丹導演自己的色彩,再加上《受監護的女人》,以及改編自妹夫大江健三郎作品的《靜靜的生活》也有很多跟早期荒謬喜劇風格不一樣的內容。身為伊丹導演的親密愛人和最佳女主角,想請宮本女士分享一下後面幾部作品跟導演當時的狀態、經歷是怎麼樣的?

 

宮本信子:其實會出現《大病人》這部電影,是因為伊丹導演那時拍了《民暴之女》後就被黑道攻擊了。就在我們住家附近的停車場,導演的臉被劃傷,當時傷口如果再深一點的話,就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他滿身是血地被送上救護車,當時我也在場,感到非常震驚,心中會覺得「為什麼拍電影會是這樣子的」、「如果不是伊丹導演被攻擊的話該有多幸運啊」。這些事情後來也延伸到《大病人》,在放映時還有黑道份子去劃破銀幕以表示抗議,這些事情都有發生過。伊丹導演就是因為在拍《民暴之女》受到攻擊後在醫院的所見所聞,就延伸出了他拍《大病人》的想法。

 

楊元鈴:真的很厲害,謝謝辛苦了!一般人可能受到這些挫折就默默舔傷口去了,但不愧是伊丹導演,不只是化悲憤為力量,還可以將這些經歷化為一部部非常精采的作品。。

 

宮本信子:他其實是一個觀察非常入微的人,這也是我非常欽佩、並感到驕傲的部分。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觀眾提問:非常幸運十部電影都有搶到,我也看了宮本女士的新片《春心萌動的老屋緣廊》。目前我看了九部,有注意到重複的演員蠻多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都使用固定班底?是因為信任感較多嗎?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呢?我覺得他們都很厲害,因為都看不太出來是同個人演的。

 

宮本信子:伊丹導演有一些非常愛護、非常珍惜的演員,當然我們很幸運地雀屏中選。好比說伊丹導演電影裡面的常客、幾乎每部片都有演出,也和我合作了將近十部作品的津川雅彥先生,我們對於能夠演出伊丹導演的作品都感到非常幸運。因為伊丹導演所採用的執導方式,是一場戲都不剪,持續去觀察演員們所有演出。這對於演員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表演機會,所以當初我和津川雅彥先生都覺得能演出伊丹導演的作品非常的幸運。

 

觀眾提問:我有點好奇在伊丹導演的電影裡面,你通常是非常有生命力、非常熱情的角色。因為我也是《小海女》這部劇的粉絲,宮本女士在裡面則是一個比較冷靜的角色。我想請問這兩個極端的角色、哪一個對你來說比較接近真實的自己?哪一個又比較難詮釋呢?

 

宮本信子:如果說演出的話,真的每一部都是很辛苦的,因為伊丹導演對於劇本、導演的要求非常的高,所以我們為了要準備,往往都要拼命努力才能達成他的要求。當然伊丹導演也有他的準備工作要做,我們為了能夠達到他的要求會下足功夫,但這本來就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情,不是嗎?身為演員、演出伊丹導演的作品,在得到他說:「OK!」的這一刻,你會感受到真的非常快樂、覺得能達到他的要求非常幸福。所以雖然嚴苛、雖然辛苦,但下一次伊丹導演要拍攝作品的時候,我還是想再去參與,所以每一個角色都滿辛苦的。

 

觀眾提問:宮本女士在和伊丹導演合作的時候,有沒有自己對角色的詮釋與伊丹導演意見不合的時候?或是有哪個角色是自己比較不會演的?

 

宮本信子:我不會任意地說出「我覺得怎麼樣」,我會用我的方式去為這個角色做出準備。我會透過腳本整體去看我所要飾演的角色,因為伊丹導演會給我腳本,我看到腳本的時候就會去思考這個角色在想什麼?她會怎麼樣做出一些行為?在這個過程當中,那個角色的形象就會慢慢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其實伊丹導演的劇本寫得非常詳細,他把各式的情景,對於角色的性格、行為其實都已經塑造地非常詳細完整了。透過試裝,我自己其實就會知道這個角色的感受是什麼,伊丹導演也能了解。我在拍攝的第一天是最緊張的,但在第一天的第一個鏡頭完成後心裡就會有個底了。這個部分有點難跟各位說明,但電影真的就是如此的厲害、如此的美妙,拍完第一個鏡頭後你就會放下心來,知道這個角色之後的發展會是怎麼樣的。

 

最開心的是當我在做某些事的時候,伊丹導演會說:「啊!原來你是這樣子想的呀!」我被導演這麼說時就會覺得很開心,因為他認同了我的想法、他也知道我在想什麼。所以這也是對我而言非常非常幸福的時光。

 

觀眾提問:你們是工作上的好夥伴、又是生活上的愛侶,那生活與工作要怎麼平衡?有什麼方法可以分享嗎?

 

宮本信子:其實我一開始跟伊丹導演相遇、結婚時,我覺得我和他的關係有點像老師對學生,對他是有一點害怕的。但那時我們考慮要生小孩,我自己是不想生的,但伊丹導演當時對人口問題做了調查。他覺得既然我們兩個人都會死,那不如我們生兩個好了。之後我們一起拍電影、成為了工作的夥伴,慢慢地我自己內心感覺是他好像真的認同我是工作夥伴了,也讓我的內心越來越堅強、越來越強悍。

 

玉置泰:其實我是在開拍《葬禮》時才跟兩位合作,所以在他們相遇之前的關係我是不清楚的。但是從我跟他們合作的情況來看,的確一開始在前面幾部作品的時候、導演和演員的關係真的就有點像是老師和學生,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子的。但也真的如宮本女士所言,隨著不斷地拍攝作品,宮本女士的位置也慢慢發展成為和伊丹導演是一個夥伴關係。不用到十部,大概在中間幾部就可以感受到那樣子的關係變化,我相信各位也能在作品中看得出來,應該也會同意我所說的。

 

觀眾提問:因為我上網查到《葬禮》在日本有獲得很多獎項提名,但《蒲公英》相對少了很多。我好奇的是《蒲公英》對當時的日本觀眾來說是一個挑戰嗎?或是有沒有什麼樣的迴響?也發現這部片在歐美獲得很多觀眾歡迎,好奇兩位、尤其是玉置泰會長,是如何看待把作品推出國際這件事的?以及伊丹導演對於自己在海外很受歡迎的反應是?

 

玉置泰:的確如您所言,《葬禮》推出之後的確受到很多好評,在電影旬報拿到了最佳作品和最佳導演,同時在日本金像獎也拿到了最佳影片,這是沒錯的。而另外要提的是《女稅務員》推出時同樣在日本金像獎拿到最佳影片,宮本女士也拿到了最佳女主角。其實伊丹導演在拍完《女稅務員》之後,他就比較不會去在意日本的獎項問題了。的確也誠如您所言,《蒲公英》這部片那時候在國外應該可以號稱「最多外國觀眾看過的日本電影」吧。而有趣的是,比起伊丹導演生前,在他過世之後這部片的評價反而不斷地在上升。

 

在前三部作品《葬禮》、《蒲公英》、《女稅務員》,我們的確有想要跟國外進行生意合作,所以我們也有注意到國外的觀眾。雖然剛剛說導演不太在乎日本的獎項什麼的,但像是《鴻運女》有被威尼斯影展邀請過,《民暴之女》也被芝加哥影展邀請過,所以當時宮本女士也兩度前往芝加哥影展。

 

現在我們也希望把這些作品推廣到國外,所以跟日本一間專門發行經典電影的公司合作,將伊丹導演所有的作品用4K進行修復並製作影碟,以美國為中心點,希望能讓更多外國的觀眾看到伊丹導演的作品。

 

楊元鈴:我覺得這次金馬能率先看到這些完成修復的作品,也真的非常感謝各位的努力。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映後座談要告一個段落了。最後想請問兩位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台灣的觀眾說呢?

 

宮本信子:伊丹導演過世到現在已經過了25年,這次能藉由4K修復,在金馬影展將所有作品一次播放,這真的是我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我也真的很感謝大家,謝謝影展工作人員的努力,也謝謝各位觀眾前來一起欣賞伊丹導演的作品。我也非常開心能重新看到伊丹導演這十部作品在大銀幕被大家欣賞,真的覺得很幸福,謝謝各位!

 

宮本信子|影人講堂

0601電子報Bar

2022金馬影展|影人講堂:宮本信子 Nobuko MIYAMOTO 影音紀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