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金馬影展 │ 縱使孤獨,仍有愛讓我們走下去——《還有愛的日子》導演深田晃司訪問
2022-11-03

縱使孤獨,仍有愛讓我們走下去——《還有愛的日子》導演深田晃司訪問

 

文/謝璇

編輯/謝佳錦

攝影/林軒朗

 

深田晃司  深田晃司

 

「無論相隔多遠,我都能愛你。」1991年,日本爵士歌手矢野顕子在一曲〈Love Life〉這樣唱著,一唱成為樂史經典,還是青少年的深田晃司一聽著迷,二十年後這首歌曲仍在他的心中迴盪。

 

浪漫纏綿的曲調激發靈感,隨著時間流轉積累,當他著手撰寫劇本,那句在歌中不斷唱誦的「無論相隔多遠,我都能愛你」,已不單指男女情愛,更可能在描繪親族情感,同時涵蓋距離的概念。一首歌、二十年,讓他寫成同名電影劇本,從一場意外死亡、橫跨兩國翻攪出的三角關係,再次回應深田晃司電影中不斷叩問的孤獨與疏離之外,更多了深刻的愛。

 

「人的本質是孤獨的」,深田晃司繼《側顏》(2020)後隨新作《還有愛的日子》再訪金馬影展,「孤獨」仍是他的創作母題,並持續以電影作為提煉孤獨感的最佳表現形式。在反覆挖掘孤獨之後,《還有愛的日子》增添了濃厚的情感,期待傳達就算身而為人無法避免突如其來的孤絕感,仍有想與身邊至親繼續往前走的動力。比起前作,多了溫暖。

 

為角色尋找演員,紮實試鏡突破權力結構

 

《還有愛的日子》從主角妙子的兒子意外死亡,觸發出妙子與前夫、丈夫之間的三角關係。電影找來木村文乃與永山絢斗共演夫婦,有知名演員加持,對深田晃司來說當然有助於票房,但他表示更重要的是演員與角色是否貼近。

 

有別於日本業界常見的邀請作法,他堅持透過試鏡找演員,透過實際面談,判斷演員是否合適詮釋劇中角色。永山絢斗為了貼近角色,將習慣在電視螢幕上張力較強的表現不斷收斂,在劇中呈現出更貼近真實自我的一面,詮釋不善與人直接交流、情感不易外顯的角色。

 

「若不透過試鏡,找演員就像一場賭注」,深田晃司表示,雖然他過往都「賭對了」,但希望未來都能紮實舉辦試鏡。此做法除了能找對人,更是為了與日本電影業界長久下來製作人、導演權力過度擴張的結構抗衡。「不透過試鏡這樣的場合讓劇組與演員相互認識,選角權力集中在製作人或導演身上,是很不健康的作法。」他有感於業界積習,期待從己身出發突破窠臼。

 

深田晃司  深田晃司

 

在沒有聲響的世界裡,讓語言成為結界

 

為了強調三角關係中難以突破的距離感,深田晃司塑造了身兼日韓混血與聽障的前夫,與妙子以韓國手語溝通。「這是只屬於妙子與前夫的語言」,深田晃司設立了語言的結界,提煉出三角關係中的緊張感。木村文乃在劇中須通曉日語、韓語以及韓國手語三種語言,為此在開鏡兩個月前便開始學習。

 

談起手語,深田晃司分享他是在2018年參與東京聾人電影節(東京国際ろう映画祭)時初次接觸手語,更認為手語是兼具空間感與影像感的豐富語言。為求貼近聽障世界,不僅由聽障人士飾演前夫一角,也在拍攝現場安排專業人士把關,反覆確認真實性。兼顧故事情感面的細膩描繪與和真實世界的絕對貼近,回扣深田晃司創作向來追求的真與深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