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8|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陳新發與他的10個小故事
2021-11-17

台灣發哥

 

文/導演 鍾孟宏

 

香港男明星周潤發,人稱發哥,他帥氣英挺的形象,深植在全世界影迷中,尤其他手持雙槍轉身,揚起飄蕩的披風,一顆顆子彈噴出,男明星最迷人的特質,在此展現無遺。在台灣,我們也有自己的發哥,他左手拎著油漆桶,右手拿著油漆刷,沒有披風與雙槍,但是他是台灣這十幾年來電影圈最重要的幕後工作人員之一。

 

陳新發(左)與鍾孟宏(右)陳新發(左)與鍾孟宏(右),照片由陳新發提供。

 

發哥出生於台中大肚,第一次認識他是我的第一部電影《停車》,他告訴我,《停車》是他第一部國片,在《停車》以前,他就是片場的一個油漆工,由於在片場待久了,認識了一些美術,慢慢地對質感有了興趣,在2006年時,就決定自己出來單飛,投向「美術質感」這一塊。什麼叫「美術質感」?就以《停車》來說,當時我們找到一棟舊公寓,我們把一樓的幾個空店面改裝成西裝店、理髮店、以及一間診所,二樓還弄了個住家,和一個風化場所,那時候陳新發沒人叫他「發哥」,所有人都叫他「阿發仔」,每天就看他拿著刷子,沾著漆料,把牆壁做舊,讓它看起來幾十年都沒有人清理的樣子,那時候的他,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乾淨的,但很奇怪地,每天看到他,總是有一個樂天的笑容,他的工作是最吃力不討好的,每天拿著工具慢慢地刷,慢慢地磨,把一片乾淨的牆壁,最後磨成舊舊髒髒的樣子,過一陣子,美術指導釘他:「你這個牆壁磨得太人工了,一點都不自然。」我們的美術指導趙思豪又是特別龜毛的,他對細節有一套嚴謹的看法。當時看到阿發仔被釘得滿頭是包,臉上的黑氣分不出是塗料的原因,還是心裡受了重傷,他默默地聽著,再把舊舊髒髒的牆,塗回乾乾淨淨的樣子,然後再一次地,試圖弄出一面比較自然髒舊的牆。記得當初我問他結婚有小孩了嗎?他告訴我,他結婚了,太太在一家眼鏡公司上班,小孩在上小學,我不曉得他的家人是否知道他的工作環境,說不定阿發每天下班後,都把身體清洗乾淨,換一套乾淨的衣服,然後容光煥發地回家。但以我對阿發的了解,他應該是下班後,累到直接回家。在一個工時長、低酬勞的電影圈,如果沒有異常的熱情,這個工作絕對做不下去的。

 

有一陣沒看到他,後來聽人家說他去做了李安導演的《少年Pi》,那部電影讓他脫胎換骨,變成業界非常倚重的質感師,從此「阿發仔」變成「發哥」,原先他那台藍色、老舊的箱型車,變成了一台保時捷的休旅車,但他的休旅車並不是載老婆小孩到處遊山玩水,他的後門打開,永遠都是一桶桶的漆料,還有一堆不同用途的刷子及工具,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現在在大學教課,教授的內容就是「電影美術質感」。這幾年來,我的電影常常找他來幫忙,包括《一路順風》的保齡球館,還有《陽光普照》陳以文的家,同樣的笑容,同樣走路的樣子,甚至同樣叫我導演時,那個聳肩的樣子,這十幾年來都沒什麼變化。

 

電影是一條非常寂寞的路,他默默地走在這條路上,剛開始沒什麼人理解他、跟他同行,我不曉得他是怎麼走過來的,也許他有個樂觀的天性,也許有個非常支持他的太太,可能還有非常多的也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現在是「發哥」了,不是因為他年紀到,該被叫哥了,而是他得到了我們的尊敬。

0601電子報Bar

陳新發「發哥」的10個小故事

 

質感師就是電影場景的化妝師,陳新發入行三十餘年,不斷研發,他所領導的法蘭克質感創作有限公司,為今年多達9部入圍影片點石成金,金馬也特別邀請與發哥合作過的美術及藝術指導,分享他們與發哥的小故事。

 

《月老》美術指導 王誌成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美術指導 陳炫劭

 

《詭扯》、《青春弒戀》美術指導 蕭仁傑

 

《該死的阿修羅》美術指導 紅豆(涂碩峯)

 

《緝魂》美術指導 梁碩麟

 

《緝魂》副美術指導 廖惠麗

 

《緝魂》藝術指導 黃美清

 

《複身犯》美術指導 郭怡君

 

《瀑布》美術指導  趙思豪

 

《聽見歌 再唱》美術指導 廖秉怡

SHARE